欢迎您访问优发娱乐官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石油网

石油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石油网 » 石油市场 » 国际市场 » 正文

石油市场趋于再平衡 行业挑战驱动新变化

国际石油网  来源:国际石油经济  日期:2018-01-11
    丹尼尔·耶金博士,能源、国际政治和经济学领域权威专家,IHS剑桥能源研究咨询公司的创始人,现任IHSMarkit副董事长。他是美国能源部顾问委员会页岩气开发小组委员会的成员,并主持美国能源部战略能源研究与开发工作组;耶金博士也是美国能源协会理事会成员和美国国家石油理事会成员,以及布鲁金斯学会和外交关系委员会董事会的受托人,《国际石油经济》月刊名誉顾问。2017年12月12日,在其到访北京参加“2018国际能源发展高峰论坛”期间,本刊就油气市场走向及能源行业前景等话题,对其进行了专访。
 
    1、供需双升,2018年将成为石油市场真正恢复平衡的一年
 
    记者:过去几年,您每年都会来到中国,2013年您提醒大家应关注北美页岩革命,2014年您提出应关注世界能源新的平衡点……对于目前的石油市场,您认为我们最应关注什么?哪些因素会是影响世界能源走向最重要的力量?
 
    丹尼尔·耶金:我认为目前在能源领域应关注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一定要关注某些国家的政府对汽车以及燃油经济性等政策的调整,以及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如果这一技术的革新比我们预想的更快到来,会对未来整个出行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同时对全球油品需求产生重要影响。
 
    第二,要关注地缘政治。在过去几个月中,地缘政治这一因素又被重新反映在油价当中。中东、委内瑞拉依旧是明年需要关注的重点。还需要关注朝鲜,虽然这一地区的地缘政治热点问题不会直接影响油价,但其对于世界经济政治格局会产生很大影响。
 
    第三,要关注全球经济复苏的力度。因为它会直接影响全球石油需求,继而影响油价。在2017年年初,IHS所预测的全球经济复苏脚步比其他机构预测的更乐观,现在看我们的预测其实是比较接近现实的。我们认为2018年全球的经济增速会比过去10年快很多,甚至会与2008年之前的经济快速增长期的增速持平。尽管目前全球经济和政治存在诸多不稳定性,但未来全球经济还会持续强劲增长,这将间接对油价形成一个强劲的支撑,对全球石油市场的稳定做出贡献。
 
    记者:您预计2018年的国际油价会是多少美元/桶?哪些因素会影响油价的走势?
 
    丹尼尔·耶金:过去一年,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减产协议的执行效果比大多数人的预期都要好,目前世界石油市场还处于再平衡过程中,而2018年将成为世界石油市场真正恢复平衡的一年。
 
    需要我们格外关注的是,2018年美国原油生产将更加强劲,并很有可能创造产量新高。如果WTI价格维持在55美元/桶上下,美国页岩油产量将增加60万桶/日;如果WTI价格上涨至60美元/桶,美国页岩油产量将增加90万桶/日。美国的页岩油产业对于当今石油市场相当于是一个“新大陆”,欧佩克成员国十分警惕油价上涨过程中美国页岩油的反应。尽管美国原油产量快速攀升会给国际油价一定的下行压力,但断崖式下跌不太可能再次发生。此外,加拿大、巴西等国的原油产量也会增加。
 
    在需求方面,正如刚才我们提到的,IHS预测2018年全球的经济增长会更强劲,预计世界石油需求将增长180万桶/日。
 
    此外,地缘政治风险将重新作用于油价,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抬升国际油价。
 
    综合以上因素,我们预测2018年的国际油价会在55~70美元/桶区间波动。
 
    记者:2017年的油价企稳得益于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的联手限产,但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存在的竞争关系能够使其合作长期持续下去吗?2018年是否会有产油国提前退出限产协议?
 
    丹尼尔·耶金:需要强调的是,虽然我们认为油价企稳与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也称作“维也纳集团”①)的联手限产有关,但也应该看到,全球强劲的石油需求对当前油价抬升有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欧佩克产油国是否会提前退出限产协议需要等到2018年6月才能见分晓。因为届时欧佩克全体会议将根据市场恢复情况修正减产期限,原油库存是其中一个关键指标。就降低原油库存这一目标来说,欧佩克现在还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仍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虽然存在竞争关系,但我们应该看到,他们之间也存在很多共同利益。油价继续上涨对于这些产油国的财政收入是非常利好的因素。因此,即使油价回升,可能也会希望维持合作关系。当前双方的合作已经超越短期的价格合作,他们希望打造一个长期合作,使合作向制度化的方向发展。双方达成的限产协议刚推出时,很多人对其表示过怀疑,然而现实是这一联盟已经达成行之有效的协议,未来也将在重塑石油市场平衡过程中发挥巨大的作用。
 
    2、石油市场拥有自身修正机制,油价难回100美元/桶时代
 
    记者:您认为国际油价保持在怎样的水平比较理想?油价能否重新回到100美元/桶以上?
 
    丹尼尔·耶金:我认为油价保持在55~65美元/桶的区间是比较理想的,因为这一价格可以促进长期项目投资。包括石油生产商在内的各方都不希望油价过高,认为油价不应再回升至100美元/桶以上,因为过高的价格会导致整个行业又重新跌回之前的循环。
 
    我们说油价会不会回到100美元/桶时,要关注时间点问题。短期来看,这一情况不太可能发生,除非出现非常巨大的供给危机,但这种危机对于整个石油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事情。因为当油价回到100美元/桶或更高的时候,由于石油对于消费者来说过于昂贵,会促使各国政府纷纷推出政策,远离石油行业。
 
    从长期看,由于预测的不确定性扩大,油价达到100美元/桶也不是不可能。根据我们发现的新规律,即便油价很高,也并不代表石油的末日到来了,高油价反而会激发油气行业的新技术应用,引领油气行业进入增长的新周期。例如,上世纪80年代油价高企,石油开采技术不断提高,推动北海、阿拉斯加、墨西哥湾等地原油产量增加,导致数百亿桶新增产量进入供给体系。2013年前后油价达到100美元/桶以上,催生了美国页岩革命,其影响之大是大家未曾料到的。因此,即使未来油价真的回升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我们也不能确定会发生什么。我们不应忽视市场的力量——当油价过高或者过低的时候,市场会自动修正这一问题。大家应认识到资源是多样的,其中一些资源对价格的响应是非常灵敏的。
 
    记者:您认为当前油气行业呈现出一些什么样的新特点?
 
    丹尼尔·耶金:第一个特点,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页岩油气正在成为国际能源体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页岩革命最初被大家怀疑,目前被广泛接受,并成为当前能源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页岩气正在成为地缘政治领域的积极因素。5年前我来到中国参会,当时很多人担心中国和美国将在能源方面产生冲突,但是现在我们发现,中美两国在能源领域拥有很多共同利益。前不久特朗普总统来中国访问,也讨论到两国的LNG贸易问题。目前中国正面临天然气供给短缺,因此海外LNG的资源对中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至少是一个积极的因素。
 
    第二个特点,尽管当前油气行业存在很多短周期项目,例如页岩油气项目,但我们发现,在很多油气公司宣布的2018年预算中,许多投资将用于开发大型或者超大型项目。也就是说,目前很多公司希望在其投资组合中,既有超级大项目也有短周期项目,谋求一种更加灵活的项目组合。目前我们担忧的问题是,随着三四年后新项目开始陆续投产,是否会引发石油市场新一轮的供应过剩风险?
 
    第三个特点,油气公司正在新常态下对石油的生产成本进行再平衡。过去高达100美元/桶的高油价导致成本难以控制,石油价格可以让我们重新审视成本问题。目前有些石油公司正在加强成本管理,使成本效益进一步提高。
 
    记者:随着再平衡的达成,石油企业下一步应该采取什么策略?传统油气企业应该关注哪些发展领域?
 
    丹尼尔·耶金:石油企业应该更多地去关注和思考如何推进大型项目的勘探开发,尤其是大型项目的整体经济性,可以将大型项目包装在模块中整体推进。
 
    我们知道石油需求至少在中期还将持续增长一段时间,什么时候需求增长会进入平台期或顶峰,这是石油企业需要进行深层次思考的问题。传统的油气企业现在至少需要关注两个方面。一是提高现有资产利用效率。因为在未来几年内,仍然需要向市场提供充足的油气供给。即在现有项目石油年产量的下降速度高于年需求的下降速度情况下,石油行业需要较大的投资来满足未来的需求。二是关注创新,包括传统油气领域之外的技术革新,例如太阳能等新能源。
 
    3、传统汽车与石油行业间的生态系统面临挑战,油气企业需早做准备
 
    记者:您怎样看待汽车行业的新发展,特别是以电动汽车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对油气行业的影响?
 
    丹尼尔·耶金:自20世纪初开始,我们目前所熟知的汽车和石油行业之间的生态系统就已经建立,这个生态系统维持了一个世纪之久都没有发生大的改变。直至近几年,无人驾驶技术、共享经济和新能源汽车的出现,对这一系统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改变未来出行商业模式的重要因素有三个:一是电动车的发展,其驱动因素是政策和法规;二是无人驾驶技术,其驱动因素是科技发展和技术革命;三是共享出行行业,例如Uber(优步)和滴滴出行,其主要驱动因素是消费者的行为。
 
    其中大家关注较多、对汽车行业具有深远影响的是共享出行服务。在这一商业模式下,未来大家不会再持有私家车,而是在需要出行的时候通过软件叫车获取出行服务。出行将会成为一种服务而不是一种产品,这将改变人们的出行里程数、公路上车辆数量和城市公共交通形态。10年前共享出行服务行业尚不存在,但未来它将逐步变成一个主流行业。到2040年,这一行业的规模将达到1万亿美元,需要强调的是,这1万亿美元仅仅是这一行业出售服务的营业收入,如果考虑汽车生态系统对全球经济的波及和影响,其规模就更大了。
 
    此外,无人驾驶技术有潜力成为对整个汽车行业扰动最大的因素。无人驾驶技术的优势之一是大幅提高交通安全。目前全球每年有130万人死于交通事故,如果无人驾驶技术得到发展,这一数字有可能大大降低。而且无人驾驶技术可以降低人们的出行成本,出行作为一种服务的可获得性将大大提升。
 
    2000年以来,全球约有40%的石油消费增量来自于轻型汽车交通领域。未来,无人驾驶与共享出行行业中汽车使用率很高(一般是私家车的5~6倍),这些车使用何种动力系统,将会对石油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记者: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会加速石油需求峰值提前到来吗?IHS对石油峰值有怎样的判断?
 
    丹尼尔·耶金:未来汽车行业的发展也是传统油气行业最关心的问题。数周前我主持了一个圆桌会议,有27名来自于全球各大石油公司的CEO参会,当时几乎所有人都提了同样一个问题:未来电动车发展会是怎样的?会不会导致石油的需求提前到达峰值?IHS在开展《重塑车轮:出行方式及能源的未来》研究中,为2040年展望设置了两个情景。
 
    在“竞争”(Rivalry)情景(即基础情景)下,考虑到现有的汽车行业体量巨大,旧体系存在惯性和复杂性,新技术的渗透需要一定时间等因素,传统能源和汽车企业的市场份额会被蚕食,到2040年电动车将占到汽车保有量的16%。因此,汽车行业的发展不会让石油需求产生断崖式的下跌,全球油品需求将在2035年前后进入1.15亿桶/日的平台区。
 
    在“自治”(Autonomy)情景(即替代情景)中,激进性政策将加速行业变革,无人驾驶技术将加快电动车的发展,电动车成本将降至内燃车以下,电动车主导的出行服务行业快速发展,同时燃油车的经济性也会得到提高,到2040年电动车将占到汽车保有量的39%,2040年的油品需求将低于2017年的水平。
 
    整体来说,石油需求在较长时期仍将强劲增长,对石油公司来说,对新项目的稳定投入依然是必不可少的。
 
    记者:中国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及出行行业的变革中将发挥什么作用?
 
    丹尼尔·耶金:IHS认为,在全球范围内,对未来的汽车行业具有最重要影响的城市,不是底特律,不是洛杉矶,也不是华盛顿,而是北京。有两个原因决定了北京将成为对汽车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城市。其一是中国新增汽车销售量的巨大。根据IHS预测,2018年美国的新增汽车消费量将为1700万辆,而这一数量在中国将达2800万辆,比美国高65%;其二,中国出台了一系列发展新能源车的积极政策,部分原因是应对大气污染。到2040年,在共计1万亿美元规模的共享出行服务市场中,中国将是最大的市场。
优发娱乐官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